您当前的位置:悦维新闻网 > 鸡西热点资讯 >

灯光导演郭秀珍:让自闭症群体看到光明

作者:鸡西热点资讯 来源:鸡西热点资讯 2020-11-22 20:09 阅读:

《光》导演郭秀珍:让自闭症群体看到光明

自闭症的哥哥比较敏感,很难和别人交流。和他一起生活的弟弟一直在努力帮弟弟找工作,希望有一天能独立生活。然而哥哥一次次的把面试搞砸,让哥哥又气又无奈。直到有一天,我哥哥听到音乐从他哥哥的房间里传来,他意识到音乐天赋默默地照耀着他哥哥.这部以自闭症为主题的马来西亚电影《光》正在中国上映,以其清新温暖的风格赢得了良好的声誉,电影中感人的兄弟之情感动了许多观众。影片改编自马来西亚导演郭秀专和他哥哥的真实经历。郭秀专说,他希望自闭症群体通过这部电影看到光明。

《光》的弟弟要照顾有自闭症的哥哥,兄弟之间的一次争吵真的很感人。

说说初衷

给哥哥拍一部温馨的电影

《光》年底,一部纪录片在彩蛋上放映,导演郭秀专的亲弟弟出现在镜头里。才让观众意识到,原片讲的故事真的来自郭秀专和他弟弟的真实经历。我哥哥和电影里一样患有自闭症,但他在音乐和数学方面表现出了非凡的天赋,不仅钢琴弹得很好,还获得了数学博士学位,现在在一所大学教书。

郭秀专开始了他的广告导演生涯。为了向客户证明自己的拍摄能力,他必须有一部大作。在构思时,郭秀珍认为与其制作一个很酷的内容,比如科幻小说,不如制作一个更贴近他内心的作品。“我和哥哥一起成长了这么多年,他是我生命中最有趣的角色。”于是,2011年,短片《光》问世了。目前的电影《光》就是在那部短片的基础上创作的。“我哥这么多年受了很多委屈。拍这样的电影,似乎帮他松了口气。”郭秀的笑容。

这类关于弱势群体的作品,往往走的是苦路线,拍的是悲凉惨惨,但《光》给人一种轻松温暖的感觉: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兄弟们,就是这么幼稚,经常闹得满城风雨;一直在身边的弟弟永远不会放弃弟弟,努力让弟弟过上正常的生活会让人看到家庭的温暖。郭秀专坦言,从一开始就不想把电影拍成悲剧。“如果拍纪录片,可能从头到尾都很惨,因为自闭症真的很不幸,但是有快乐的地方可以和哥哥一起成长。我想如果我们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快乐的地方,我们的生活可能会更好。而影片中的兄弟情是最重要的主题。”

郭秀专说,片中80%的情节都来自真实的经历,比如哥哥房间里按大小排列整齐的物件,比如被哥哥认为是女朋友的名叫“安琪拉”的毯子,还有哥哥曾经离家出走的经历。“小时候哥哥失意时离家出走。当时没有手机,找他真的很麻烦。他尽量往另一个县城跑,幸好在车上遇到了几个好心人,给他买了回来的票。最后,我们在公共汽车上找到了他。”影片中帮助哥哥的善良女孩苏恩,就是源于这样的经历。

“不可否认,有些自闭症患者并不像电影中的彩虹。他们需要家人一辈子的照顾。不过我创作这部电影的时候,希望传达一种更正能量的观点。我希望每个自闭症患者最终都能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让他们看到彩虹和光明。”郭秀说。

谈射击

用特殊镜片展示自闭症群体

或许是得益于郭秀专之前大量拍摄广告的经验,《光》在视听语言上设计的非常精致,完全不同于一部出道小说,尤其是很多在哥哥眼中展现世界的主观镜头,梦幻而富有想象力。

“摄影师和我一直在思考用什么镜头可以拍摄一个自闭症群体的世界,所以我们用了一些特殊的镜头,有时候我们甚至没有把镜头和相机连接起来,只是用手拿着相机。这样拍的时候,会有很多闪现进来,会失去焦点,但是会有很奇妙的效果,非常适合这部片子。”郭秀说。

影片中,哥哥一直痴迷于收集不同尺寸的玻璃杯,最终发明了一款配有玻璃杯、自行车、鱼缸氧气管等物品的“水琴”。哥哥弹“水琴”的时候,他的音乐天赋终于出现了,哥哥第一次真正理解了哥哥。整个情感在这一刻达到了高潮。郭秀专透露,“水琴”的灵感也来源于哥哥不同阶段的经历。

“小时候,哥哥用玻璃杯弹出一个声音。还有一次我进他房间发现他在弹二手钢琴键盘没有声音。我说没声音,他说是因为你听不见。”郭秀专认为,在影片的最后高潮阶段,一定要有一件特别好看的东西来表现哥哥的独特才华,而不是仅仅把一排酒杯放在地上,让哥哥弹一首歌,于是设计了这款独特的“水琴”。

谈论演员

两位主演提前做了很多功课

影片中饱满真挚的兄弟情谊感动了很多观众。饰演哥哥的庄仲伟,将自闭症患者解读为尴尬;饰演弟弟的张舜元,表现了弟弟的关心、担忧和无奈之情。

郭秀专介绍,两位主演为影片做了大量的功课。庄仲伟提前联系了很多自闭症患者,并和郭秀珍的哥哥呆了几天。“哥哥断断续续说话的方式也是根据身边一个自闭症患者的亲戚专门设计的。”对于张顺元来说,扮演弟弟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弟弟虽然百般照顾哥哥,但他不是拯救地球的英雄,而是生活中的普通人,所以表演时要把握分寸。

影片中,哥哥在发明“水琴”的过程中偷了一个昂贵的水晶杯,被失主发现,两兄弟发生了影片中最激烈的争吵。拍摄前两个演员都保留了一些情绪,打算在正式拍摄时释放出来。到了画室,郭秀专说,不如一面镜子里看到整个场景,展现两兄弟的情感起伏,让整个场景一口气看完。在20分钟的拍摄时间里,两位演员倾尽全力拍摄,充满爆发力。“拍完之后,整个工作室都很安静,很多人都哭了。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场景。”

弟弟离家多日回国的场景,郭秀珍处理得很自然,也很克制:弟弟若无其事,在家里翻箱倒柜地研究他的发明。哥哥回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向哥哥要鱼缸软管,却没有发现哥哥正处于“哥哥回来了”的巨大情绪变化中;放心的哥哥坐在沙发上,颤抖着点燃了一支烟.郭秀专坦言,这也是全片他最喜欢的一段。

“哥哥和哥哥关注的事情不一样:哥哥离家出走,哥哥觉得自己少了一个亲人。他特别难过;但是当我哥哥回来的时候,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水上钢琴’。这是正常人和自闭症群体的对比,也是我觉得自己离哥哥最远的时候。”郭秀专说,自闭症患者单纯善良,我们需要对他们宽容。“在这部电影里,哥哥需要弟弟在生活中照顾他,但是弟弟离不开弟弟。如果没有兄弟,弟弟觉得家庭不完整。”记者袁允儿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D-M-ar-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