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悦维新闻网 > 鸡西今日新闻 >

中国流行音乐终于有了“工业”的出现

作者:鸡西今日新闻 来源:鸡西今日新闻 2020-11-21 20:11 阅读:

中国流行音乐终于有了“工业”的出现

爱人

特别的2020年终于要结束了。虽然是不平凡的一年,但有一点和往年一样。因为年关将至,各行各业都开始写归纳总结。

其中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2020)》和颤音音乐发布的《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对于音乐行业来说尤其值得关注。

这两个来自不同平台的报道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品牌营销的烙印,但由于各自的行业代表地位,仍然可以解读中国音乐行业的许多现状和趋势。甚至可以说,从这两份报告提供的大量数据来看,mainland China的流行音乐终于开始有了一个行业的样子。

从记录时代到数字时代

mainland China流行音乐产业之所以开始呈现“面貌”,是因为它还没有达到欧美日韩甚至港台黄金时期音乐产业的发展水平,形成多元化的结构布局,从唱片制作、演唱会、艺人培训、版权管理、新渠道等各个方向形成凝聚力,最终形成完善的产业链。

从20世纪80年代初,流行音乐在mainland China开始成型,再到90年代原创音乐的兴起,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形成过真正的产业生态。所谓的音乐行业,更像是一个单一的唱片制造和销售链。所有人都在卖唱片服务,销量是整个行业唯一的标准。

正因为如此,至少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中国大陆流行音乐并没有解决很多问题,包括新人的投放和版权的有效管理,尤其是无法利用整个行业的均衡优势,让所有的音乐人都能正常生存。

特别是因为mainland China一直只有唱片业没有完美的音乐产业,所以音乐人不受重视,都是为歌手服务的。歌曲即使写得好,也无法形成从作品中衍生出来的版权价值。

直到互联网时代的出现,很多音乐人看到了活力。因为中国的互联网起步和发展相对较早,基本上与互联网同步。另外,在实体唱片主导的时代,中国的音乐产业本身并没有成型,也没有更强的利益关系,但却让中国的音乐产业迅速与互联网形成联盟。和最早的网络歌手、网络歌曲一样,他们其实是通过网络平台绕过传统唱片业,从而完成作品向粉丝的传递。

自下而上的体系正是因为这些网络歌手,通过他们的作品和实践,慢慢开始塑造mainland China的音乐产业。

打开专业和业余音乐家的维度墙

虽然从一开始,网络歌手就被污名化,甚至涉足互联网,但他们也对中国流行音乐的衰落负有责任。但从现在开始,正是因为互联网的出现,音乐人的生态发生了改变。

首先,通过互联网,许多音乐家学习了各种专业技能,如写作、演奏,甚至录音、混音等。因为网上有各种付费课程和专业音乐制作软件,很容易满足这些专业需求。比起八九十年代,学吉他必须坐绿皮火车去北京等大城市学艺术,可能不被大师重视。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只要你想学,当然可以学到东西。

其次,由于音响设备的便利,音乐制作的门槛进一步降低。现在只需要一台电脑和声卡,加上简单的吉他和Midi键盘,就可以搭建一个小工作室,完成基本的音乐制作。

这种新风格的音乐作品也使得当下的音乐人朝着多元化、全能化的方向发展。如《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2020)》所述,同时唱歌曲和歌曲的音乐人比例已经超过60%。甚至现在,找不会写歌的歌手比找会写歌的歌手还难。

也正是因为互联网的便利,很多音乐人可以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和软件在互联网上完成大量的音乐合作。比如帮人整理制作音乐,也可以提供创作,从而逐渐形成一个产业生态。有专门收集歌词和歌曲版权的公司,也有为歌手提供音乐制作的音乐人。以前唱片公司和专业音乐人做的事情,其实已经成为这个互联网时代所有音乐人的共同承诺。

这种分工合作的状态也让每个音乐人都能在自己最好的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有大事要做,有小事要做,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必须跨过精英门槛,正式进入音乐行业,才能成为一名音乐人。

比如在第一部嘻哈音乐出圈之前,那些嘻哈作品都是活跃在网络上的年轻音乐人制作的,很多因为作品优秀而开始被欣赏,慢慢进入主流领域,是音乐人最好的上升通道。有上升通道,音乐行业才能有良性循环。

音乐家成为音乐产业的核心

从唱片时代到数字音乐时代,最大的变化就是一切开始“以人为本”,而这一次“以人为本”不仅包括歌手,还包括音乐人。

从“虾米音乐”到“豆瓣音乐”,再到“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他们都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人节目。后版权时代,各大音乐平台都知道,要想在竞争中确立优势,还是要靠音乐内容来吸引用户,音乐内容的产生离不开音乐人的创作。

这一变化也影响了其他领域。近年来很多音乐综合类节目,比如《这就是原创》 《即刻电音》 《中国新说唱》 《我是唱作人》等。虽然也有一些音乐节目,但是这些节目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围绕原创音乐人(乐队)和作品制作的。

这种音乐定位的确立,也使得原创音乐人的概念深入人心。甚至像“颤音”这样一个以封面和搞笑开始的短视频平台,也开始逐渐细化内容,将大量原创音乐人引入平台。

今年,“颤音”还专门成立了“颤音音乐”来支持平台上的原创音乐人。从《乐队的夏天》开始,不仅原创音乐的风格覆盖了18大类,原创音乐内容的总贡献量也超过了6000万。30岁以下颤音乐手比例已达51.2%。这些数据实际上代表了未来的方向。

一个成熟的音乐产业,以原创音乐和作品为核心,是一个健康的产业。

音乐产业的分散化

虽然实体唱片已经成为非主流产业,黑胶、磁带等媒体的复兴也只是在收藏意义层面进行,并不能真正成为音乐产业的核心,但mainland China的音乐产业其实因为这种去中心化而活跃起来。

比如现在的原创音乐人,可以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来推广自己的作品。他们不需要签唱片公司或者团队打包。如果他们的作品好,还是可以成名的。

如果不喜欢短视频和直播,可以参加各种视听节目,通过视听节目的平台展示自己和自己的作品,也可以打开自己职业生涯的上升通道。

至于歌手,大牌音乐人可以线下场地巡演,独立音乐人也可以到处逛LiveHouse,不耽误音乐推广和自我推销。即使在今年的疫情期间,由于TME直播的出现,各种表演也可以通过在线平台上的直播看到。至此,中国互联网公司也通过资本和理念的结合,在全球音乐行业处于领先地位。

另外,大量的音乐综合类节目不仅可以为很多歌手找到工作机会,还可以通过节目中的封面带动音乐库的版权资源,让一些经典作品重新焕发活力,让一些新人的作品被更多人知晓,从而最大化音乐库版权的价值。版权价值的提高也会反馈原创音乐人的积极性,从而形成好作品的循环。

mainland China的流行音乐终于开始以工业的形式出现。返回主页查看更多信息

最新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D-M-ar-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