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悦维新闻网 > 鸡西头条新闻 >

柳丁:我们党隐蔽战线统一战线的英雄

作者:鸡西头条新闻 来源:鸡西头条新闻 2020-11-17 01:10 阅读:

柳丁:我们党隐蔽战线统一战线的英雄

柳丁是中国军事工业的创始人。曾任八路军总部军事工业部部长、陕甘宁军事工业局副局长。20世纪30年代,他在上海科特工作。奉命到Xi安后,直接负责东北军与中共中央的电信联络。Xi事变后,他成为中共代表团的“大管家”,是在隐蔽战线上立下战功的统一战线英雄。

在上海市中心的科特

柳丁,本名阚尊民,1902年1月出生于四川省南溪县一个开明绅士家庭。6岁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后入江安县省立三中。1920年进入浙江高等工业学校学习。1923年8月,经朋友介绍,加入上海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春,他赴德国开始勤工俭学的留学生涯,经朱德和孙炳文介绍,在柏林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6年8月,他去苏联深造。

1929年冬天,柳丁根据党组织的要求离开莫斯科回国。1930年初,柳丁回到上海做钟表匠,并到周恩来工作。此时他叫阚尊民,被分配到中央特勤二科(情报科)担任副科长,开始了他在隐蔽战线上的战斗生涯。

在中央特科二部工作后,柳丁与科长陈赓(此时化名王勇)商量,在乔佛里大道和松山路口租了一栋两层小楼,开了一家叫松柏斋的古董店。作为一个秘密情报站,“红色牧师”董建武是外部经理,柳丁实际上对此负责。在此期间,柳丁接到的任务是就西方列强和国民党在上海的军事、政治、经济和社会事务写一份全面的报告,为即将到来的武装暴力做准备。柳丁带领几个同志装扮成街头小贩,看着上海西方列强军营入口附近的进厂粮堆判断军营数量,爬上军营屋顶画地图。他们走遍上海,搜集各种资料,获得了西方列强在上海的驻军、军事要塞、交通地形、重要建筑、市政设施、监狱、码头、银行、粮库等。他们还去了很多书店,获得了——张上海军用地图,这些地图都是国民党当局严格控制的。最后,他们在一家外国书店找到了详细的上海英文地图,并立即买了回来。

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工作,柳丁将收集到的数据汇编成《上海情况资料》,并提交给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参谋长刘伯承对此非常满意。后来,上海的暴动虽然没有开始,但这套资料成为中央军委掌握上海局势的宝贵资料。

营救长江局书记关向应

1931年4月,中央特勤第三师(行动师)团长顾张顺造反,引发了一系列危机。中共领导人、中央和中央在上海的特别支部面临着严重的威胁。谷被捕后,被带到国民政府武汉行营侦探所。急于邀功的侦探所所长蔡孟坚给南京负责国民党情报的中央调查部主任徐恩曾发了六份紧急电报。幸运的是,这些紧急电报都是潜伏在国民党中央调查局的中共党员钱壮飞收到的。他立即用自己已经掌握的密码翻译电报。钱壮飞立即通过李克农和陈赓向中央报告了紧急情况。周恩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策,在陈立夫和徐恩曾动身之前,把中央机关和中央领导的住宅搬走,切断了一切工作关系

不幸的是,刚到上海工作的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关向应,在公共租界被英国巡逻兵逮捕,引渡到国民党政府,关押在国民党松湖警备司令部拘留中心。化名李时珍的关向应从未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尽快营救关向应已成为中央特勤处的一项紧迫任务。关向应被捕时,如果机密文件被认定,将直接暴露他的真实身份,这对救援工作非常不利。经过对周恩来和陈赓的研究,他们认为,在巡逻房的情况得到澄清之前,必须尽快查明复制的机密文件,以免发生重大泄露。这是救援行动的重要一步。

中央特别支部立即决定通过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驻上海记者杨登瀛到英租界巡逻室去了解情况。杨登瀛是陈赓掌握的重要情报关系,已被柳丁接管。杨登瀛会见了兰普森探长。他很担心这盒文件,但他看不懂。他翻了翻,舍不得放弃。他请杨登瀛帮助确定文件的内容和性质。杨登瀛向陈赓汇报后,陈赓要求他立即告诉兰普森,这些文件很重要,所以先不要交给国民党警察,让他找专家帮助鉴定这些文件。后来,柳丁打扮成一个学者,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戴着大礼帽,提着公文包,以“鉴定文件专家”的身份去了巡逻室。周恩来明确告诉柳丁带回所有复制的文件,特别强调不要告诉杨登瀛关向应的真实姓名和身份,以免他的胆怯影响救援。

在与杨登瀛的英国检查员的一次简短谈话中,柳丁进入存放文件箱的房间,迅速检查了所有文件,并将最机密的文件藏在他的身体里。出来的时候故意拿了一些油印的文件,对英国督察说:“大部分都是学术资料。我带他们回去看看。”检查员只检查了这些文件,没有注意柳丁的文件。柳丁回来后,他立即把绝密文件交给中央,并要求杨登瀛归还那些油印文件。经过这一系列的“倒置”,英国督察认为关向应不是“严重的罪犯”,并释放了他。随后,关向应被派往湘鄂西根据地工作。为了把关向应从监狱里救出来,可以说刘鼎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掩护钱壮飞和李克农

为应对顾兵变后的形势,中央特勤处组建了由陈云等人领导的新的领导班子。因为柳丁是原中央特科的骨干成员,并没有被曝光,特科决定让他继续工作,住在法租界附近的独栋房子里。这是一个相当隐蔽的地方。这是中国共产党科特在上海的一个秘密办事处。就是陈赓和潘汉年工作交接选的地方。陈赓和潘汉年如期抵达柳丁的住处。陈赓把自己负责的二师系统保存的情报关系一一交给潘汉年,其中大部分是柳丁熟悉的。以上海为活动中心的少数人被置于潘汉年的直接领导之下,而柳丁则继续联系并负责潘汉年。因为钱壮飞和李克农需要完全隐蔽,所以柳丁负责联系他们,照顾他们的生活,讲述他们自己的经历和情报工作经验,分析敌情动态,研究对策,最后由柳丁具体实施。

国民党特务不愿抓钱壮飞,经常到钱家搜查。柳丁和钱壮飞决定变被动为主动。柳丁找到了钱庄飞的妻子张振华,让她去南京主动找徐恩曾,说钱庄飞因为不回家被抓了,逼他们问钱庄飞犯了什么罪。W

1931年10月10日,柳丁在执行这项行动时不幸被捕。1932年秋出狱后,在南京找到中共地下运输机构,连夜赶往上海。我在上海找到了科特组织,并在我被捕后报告了情况。因为身份已经暴露,不能继续在上海工作。在党组织的批准和安排下,他于1933年春改名戴良,扮成商人,由两名交通警察带领到中央苏区。柳丁一行经过方志敏领导的闽浙赣苏区时,通往中央苏区的路线被封锁。经方志敏和中央苏区批准,柳丁留在闽浙赣军区任政治部组织部长、红军第五支队政委。

1935年1月,抗日先遣队在北方军事失败后,柳丁率领一小队民兵转移到浙江益阳县仙霞岭附近。他们越过封锁线就被拦截了,队伍被打散了。柳丁不幸被俘,被押往国民党南昌营军法处,后被押往九江俘虏营。同年秋,他成功逃出俘虏营,返回上海。当时我处境艰难,想找个党组织也没成功。他由一位老熟人介绍,化名周先生或周教授,暂时住在国际友人艾黎的住处,等待时机。

我遇见张学良在东北军工作

1935年12月,北平爆发“九一二”学生爱国运动后,国民政府和上海租界到处搜捕革命者,风声很紧。艾黎担心柳丁会引起注意,因为家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所以把他送到了法租界宋庆龄的住处。在此期间,柳丁与宋庆龄进行了几次谈话,涉及到他在上海留学和工作的经历和感受,给宋庆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她看来,柳丁是一个受过教育、经验丰富的共产党员,这为张学良到东北军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机会。

1936年3月初,一位国际友人史沫特莱女士受宋庆龄委托,到路易艾黎家找柳丁,并告诉他,一位朋友约她在法租界的一家咖啡馆见面,有重要的事情要讨论。这个朋友不是别人,正是董建武。董建武受宋庆龄委托去找柳丁。

原来,1935年底,张学良前往上海,在东北老司令部与杜重远、杜丽会面,表示愿意与中共联合在西北抗日,并请杜丽帮忙寻找中共与Xi延安的谈判。杜丽找到董建武,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庆龄。宋庆龄想起曾在她家住过的“周小姐”,认为他是张学良说客的合适人选。

董建武见面后,半信半疑地说服了柳丁。这么重要的事情,党组织为什么不出面,通过私人关系联系他?他对董建武说:“我现在最着急的是找到党中央,希望得到党组织的指示。”董建武说:“到了Xi安,就可以有机会去陕北了。我觉得张学良这次很真诚,这个机会不能错过。"“这次是张学良派飞机去淠史(今延安),然后派骑兵去瓦窑堡,我才去的陕北."。

沉思片刻后,柳丁说:“这是件大事,让我想想。”回到公寓,柳丁在仔细研究了国际形势、东北军和陕北红军的消息以及张学良的人类行为特征后,决定接受邀请。“周先生”改名为“柳丁”,只身去了Xi。去Xi采访张学良,把工作做好,然后向党中央汇报情况。从那以后,柳丁成了他一生使用的名字。

1936年3月,和计划访问陕北的马、两位国际友人从上海来到安,为会见张学良作了充分准备。张学良乘车带柳丁到金稼祥张公馆秘密会见。张学良问了一系列问题,但柳丁觉得不能贸然答复,并表示希望允许他考虑一下,明天再作详细答复。当两人第二天再次见面时,柳丁坦率地谈到了中国共产党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感动和理解,打开了张学良的心和痛苦。柳丁进一步指出:“当前,国家灾难当头,中华民族危在旦夕,将军应该深有体会。眼下,“回乡”是东北父老乡亲们对张将军和东北军最大、最适宜的愿望。”

在洛川期间,张学良和柳丁同桌,聊个没完。谈话不仅涉及国家前途、抗日战略、军队建设,还涉及欧美、苏联的形势,以及Xi安的腐败和东北军的内幕,甚至他们自己的婚姻、家庭、隐忧等等。柳丁详细介绍了中央苏区的土地革命、政治组织、社会、经济和法律。洛川会谈加深了张学良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认识,他的思想也逐渐发生了变化,这为他后来与周恩来的会谈以及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抗日统一思想奠定了基础。

作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代表

1936年4月,张学良与国民革命军第67军军长柳丁、王以哲将军从洛川飞往富石。那天晚上,周恩来进城,在天主教堂与他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秘密会面。会谈前,张学良对周恩来说:“我邀请了一位来自上海的共产党代表,名叫柳丁。可以一起聊聊吗?”柳丁进入会场后,周恩来和李克农惊讶地发现,柳丁是一个久违的、受人尊敬的民族。看到周恩来和李克农,柳丁很激动。双方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和蒋介石抗日达成协议。这次会议对张学良“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具有决定性意义。柳丁对这些成就感到高兴。

皮肤会谈后,柳丁跟随周恩来到瓦窑堡,途中向周恩来汇报,他与张学良进行了长谈。周恩来在给中央的报告中特别提到,柳丁和张学良谈得很投机。鉴于以前所做的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中央决定派柳丁作为中共在东北的代表继续张学良和东北的工作。4月22日,在柳丁动身前往Xi之前,周恩来向他说明了自己的工作:“我们党和军队的代表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次做统战工作。”

柳丁回到Xi安后,被张学良任命为随从军官,住在张公馆的东楼。他被称为“刘秘书”。柳丁还帮助张学良训练军队,培养干部,成立学习团,为东北军培养了一批政治工作骨干。在柳丁的建议下,张学良大胆支持抗日群众组织——东北救国会和西北救国会,使其迅速发展,出版了《文化周刊》,大力宣传团结抗日的思想。

6月底,张学良针对两广事变给南京政府造成的危机,进一步加深了对共产党的认识。去南京参加国民党五届二中全会前,他邀请柳丁到王衢镇军官训练团,说他的队伍是杂牌军,不能挤在一起。他以前和周恩来谈过话,相互理解,希望每个人都聚在一起,伸出手来。柳丁深知此事的重要性,于7月1日发电报给中共中央,希望在安塞会面。2日,他收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回复消息,要求他当天前往安塞,并有重要事情要在会议上讨论。柳丁报告张学良,及时赶到安塞。7月5日,刘鼎飞去延安,走了80里来到安塞,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李克农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报道了张学良抽出部分队伍与红军、东北军内部、军官训练团合作的设想,以及张学良与晋、鲁、川、桂、粤各大势力以及平、金等的接触。会议开了一夜,中央肯定了柳丁的报告,要求他改变秘密工作方法,大胆工作,以适应“加快发射”的要求。

柳丁在帮助张学良的同时,还负责中共在Xi的交通运输。他在Xi西安七贤庄一号建立了中共秘密交通站(后称八路军Xi办事处)。这个秘密交通站的公开名称是张学良的牙医诊所。柳丁邀请德国牙科医生赫伯特温奇从上海通过史沫特莱做掩护工作,并以诊所的名义,从上海接收了国际友人购买的大量药品和医疗器械。他专门购买了一辆汽车,从东北军那里收到了一些援助红军的军用物资,通过这条秘密交通线运到陕北苏区。凭借张学良身边工作人员的法律地位和特殊地位,柳丁带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和国际友人从Xi来到陕北。叶剑英、潘汉年、邓发等。都是通过这条交通线进出陕北苏区的。当斯诺和马两位国际友人第二次到达时,帮助他们进入了苏区。1936年10月,斯诺视察陕北苏区归来,在xi会见了柳丁。柳丁多次告诉他:“你可以写别人,但不可以写我”,这体现了一种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

中共代表团的“大管家”

1936年12月12日上午,张学良、杨虎城兵谏,Xi事变爆发。Xi事变后,柳丁向中共中央发来第一份电报,并派张学良到中央派代表到Xi讨论这个计划。柳丁向周恩来详细汇报了事件发生后张学良、杨虎城对蒋介石的态度,南京在Xi探索调停的情况,以及张学良、杨虎城期待中共帮助处理事件的焦急心情。中共中央第一时间收到柳丁的报告,对中央掌握Xi事变和国民党内部情况,进而派中共代表团到Xi安平解决该事变具有重要意义。这时,柳丁也以为国际友人史沫特莱在Xi安,就冒险到她住的西京饭店,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并一再告诉她全城戒严。千万不要离开她的住处,更不要上街。史沫特莱立即将震惊世界的Xi事件的消息发送给西方通讯社,成为报道Xi事件的第一位西方记者。

谈判期间,柳丁承担了繁重的任务,直接负责东北军与中共中央的通信联络,从通信战略到购书购药,还与各方人士进行了沟通。李克农称赞他是“代表团的大管家”。Xi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陪同蒋介石回到南京并被拘留。后来,东北以英德天、孙明九、苗邱剑为首的青年士兵,于1937年2月2日上午派人向67军军长王以哲开枪,东北军濒临分裂。这就是“二月事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制造了这次事件与红军有关的谣言。在柳丁的陪同下,周恩来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去王以哲宫吊唁,帮助建立灵堂料理后事,祭奠逝者,安慰生者,使得谣言四起,稳定了当时的混乱局面。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周恩来决定尽快派孙明九的几个人去Xi安,柳丁负责送他们去三原。随后,柳丁回到陕北苏区。

同年,为了培养能掌握和维修飞机、坦克、装甲车、汽车的技术人员,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摩托车学校,任命柳丁为校长。此外,还受朱德和彭的委托承担新的军事生产任务。他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解决了步枪生产的标准化、规范化问题,实现了批量生产。他还研制出可以与日军抗衡的榴弹发射器和炮弹,实现了从重装到自制子弹的突破,增加了子弹的输出,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他还参加了保卫黄亚东,粉碎了日本人的“扫荡”。

柳丁在上海从事隐蔽战线工作,在东北从事统一战线工作,都完成了党交给的突出任务。Xi事变前后,柳丁历时一年,经历了Xi事变的全过程。毛泽东多次说:“柳丁同志在Xi事件中有功。“回到首页,看更多

最新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D-M-ar-1.htm